首頁 向上

 

走馬觀香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走馬觀香港,思臺灣   黃子安

  最近有機會去了一趟香港,發現這地方除了我們常聽到的建設好、購物天堂……等等,還有很多令人著迷和耐人尋味的地方。

  香港帶給我的震撼和新鮮的感受,應要從我一踏進尖沙嘴開始。最大的不同(和相同)即是語言:同是華人語系的國家、同樣的東方面孔,但嘴裡吐出的卻是腔調和口音都天差地別的廣東話。

    雖然香港自1997年回歸中國後,漸漸開始學習「普通話(即國語)」,但北方的一句順口溜講得好:「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廣東人講官話(國語)」。香港人講起普通話跟我們溝通,有似懂非懂的趣味,也製造許多笑料:如有一次有人告訴我某個藝人算是「有性度」,我聽了驚嚇不已:香港的一人已經那麼開放了嗎?聽起來像是他們公然拍av一樣,結果原來是發音的問題,那人的意思是:這個藝人「有深度」。

  香港的建設是沒話說的,從道路即可推知。他們的馬路比較少用柏油鋪,有些用一片片粗石板,就這麼直接鋪在地上,看來不但乾淨,且比較寬敞、氣派;較老的街則是用石磚鋪著,一塊一塊的這麼鋪上去,石磚美麗的粉紅不僅是讓這路增添文化氣息(看起來頗像圖片中上海的磚路),也讓馬路看起來有人行道的感覺,溫馨可愛。但馬路本身做的好是不夠的,香港人絕不隨意拋擲垃圾,才能讓他們的城市清新可愛,惹人喜歡,真有像徐志摩筆下的「可愛的路政」。

    在香港街頭,熙熙攘攘的人們是交通的一大負擔,若馬路擁擠、交通阻塞,那再好、再漂亮的路也是沒用了。由於當地政府的規劃,香港最大宗的人口之一—旅客,可由完善的交通系統紓解:從市中心到機場有乾淨舒適便捷的機場快捷外,也有四通八達的地鐵系統和來往機場與市區的「城巴(城市巴士 City Bus)」,塑造了一個完美的交通、完美的香港。

  以上可能是每一個人去到了香港,都會有的讚嘆。但是呢,我也感到:中國人的劣根性,幾乎在每一個華人地區都看得到。香港人在公共場合的禮節,並沒有因為過去受英國人的統治或是外地旅客的衝擊,而變的好一點。例如:在地鐵,放肆而不絕於耳的交談聲,和偶來的誇張笑聲,從異地的廣東口音傳來,竟和家鄉(台北)的捷運沒有兩樣!

在一般的香港酒店很難享受到寧靜的用餐環境。由於大酒家、茶餐廳等中式飲食林立,所以出外吃飯時充滿了杯子刺耳的摩擦聲和大喊「飲杯」的聲音,什麼酒類,適合乾杯和不適合乾杯的,都給它乾上一杯。天!在這用餐禮儀方面的粗糙,我發現在香港可以感到像台灣般的「親切感」。

如此不知禮數,兩岸三地的中國人在飛機上更看得一清二楚,尤其在飛機抵達目的地著地的那一煞那,更是達到最高的典範:總在座艙長指示之前,所有的中國人就紛紛的解開安全帶、搶行李、並爭先恐後往前衝,好似機上有炸彈一般。遇到如此狀況,真令我想站起來,大聲的告訴我親愛的同胞們:「這不是災難演習、戰爭逃難,機場外並沒有恐怖分子暴動,盡可能在國際友人前注意國際禮儀!」

這麼說來,是否香港有的優點我們都沒有,香港有的缺點我們卻有?

  這就是臺灣優於香港的地方了。因為香港本地的流行娛樂事業較臺灣不受重視,敢作前衛流行的人也比較少,大部分的流行文化都有賴美國、英國和臺灣、日本甚至韓國,怪不得他們的藝人都跑來臺灣拍mv、跑來臺灣發行華語專輯。

或許前輩會說有那麼嚴重嗎?這種年輕人的玩意兒有和沒有不是差不多?但我說,香港人急速發展的這個時刻,流行事業也是一種事業,實在不該如此忽略(應該不是技術不足所致,從他們高水準的電影可以看出)。

  這一趟香港的旅遊,可能不像他們的旅遊局拍的廣告般,可以讓我從此「愛上香港」。但這之中的趣味、港臺間的比較和很多不同的文化,真的帶給我許多新鮮的感受,也算是大開眼界了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黃子安    寫於  2005-8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