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向上

 

 

        惘

w

       o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n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der

     

 

。情。枯。萎遠。

離。了。泥。土 失。寵。的。百。憂

 

。解心。

關。了。又。被。

 

H。ow  is。 

th。is 

pos。si。ble

 

      迷惘的高一生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邱宇君

  轉眼之間,高一上學期就這樣過了。

  進了高中,視野變大了、世界變大了,真的開始討厭自己的渺小。國中時,其實我沒有很厲害(不管課業或才藝上),但是總是有些方法可以證明自己、證明自己是被需要的。現在呢?我想很多人都會這樣想吧-自己在班上是被需要的嗎?現在的我,課業並不會特別突出,才藝也沒有特別強,在這個班上,我是需要存在的嗎?

  曾經多少個靜謐的夜晚,我躺在床上望著有點發白的天花板,開始思索這個似乎很愚蠢的問題。愚蠢?不,至少對我來說不愚蠢。「被需要感」對人的心靈是一個很重要的感覺。今天,你或妳,在家庭裡面被需要、在學校裡被需要、在社團裡被需要……看似很簡單,要做到卻比登天還難。

  現在的我,是否被誰需要著呢?

    我,迷惘了。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高一的我,開始感覺到想要很多東西了。

  想要更多時間(我真是恨不得一天有48個小時給我用)、更多錢(社團真的很砸錢)、更多空間、更多朋友。

  或許在一般的道德觀念中,「慾望」是一種很要不得的東西。但是我不是聖人,我承認。我只是一般人,要吃要喝要睡覺,也想要很多很多東西。正確來說,我想我是有很大的「野心」吧。我想要做好每一件事,每一件大家希望我做好的事。或許有人會恥笑我的能力不足,或許會有人認為我太「雄心壯志」,或許有人會等著看我可以把事情做的多好……

   「想要」或許很貪心,但是它對我來說真的是一種原動力。我可以確切的告訴你:我需要目標、需要一個可以達成的目標!

    但是很可惜,目標很難找。可能是要完成的事情太多了,多到我不知道該優先處理哪件事。也許我錯了?「慾望」本來就不應該存在,是嗎?不被道德觀接受的東西,有它不被接受的道理,是嗎?又或著是我太貪心了,如果只有一件事需要我的幫助,我就不會有這個煩惱了,是嗎?

    現在的我,是否真的想要這些東西?

    我,又迷惘了。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曾經有人告訴過我,高中交到的好朋友,是一輩子的好朋友。我一直深信著這句話,因為不知足的我總是覺得國中的朋友有點不盡人意。

但是事實告訴我,三年的友誼不是假的。

  不可否認,高中班的同學人真的都很好。他們會在你需要他們的時候伸出一隻手,也會陪著你一起哭一起笑、陪著你面對多到快壓死人的考試。

  但是不知怎地,我開始懷念起國中那一些真的很好的朋友了。我開始懷念再面對學測時,大家趁著空閒偷偷跑去逛街、吃飯,趁著上完補習班,一起瞎混到很晚很晚才回家……

     這些在國中時很稀鬆平常的事情,現在對我來說,卻好難好難。我好懷念那個時候的我們,那個時候一心一意只要準備學測的我們。

     時間問題?我真的很希望只是時間的問題。很多高中班同學也這樣說:「我覺得高中班朋友真的不夠好。」或許是因為大家帶著既有的成見到了高中,也都放不下國中那群好到不行的死黨。似乎是沒什麼好不平衡的,因為大家的出發點都一樣。我在在乎什麼呢?或許是那份想交朋友的心情一直都沒有改變過。

     現在的我,真的有知交嗎?

     我,又再度迷惘了。

 

  我需要更多朋友,想要更多存在感。

  我需要更多肯定,想要更多成就感。

  我是不是病了?

  各位看倌在高中時是否也曾迷惘過,迷惘自己的所作所為。

  我想知道,現在的我,真的過的很好。       邱宇君  2006/1/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