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向上

 

       

 

is。 

th。is 

pos。si。ble

表。情。枯。萎

 

 

遠。離。了。泥。土 失。寵。的。百。憂。解

心。關。了。又。被。你 偷。偷。  留。了。一。點

 

     月光小巷-悼念張麗翠阿姨     邱宇君

  蜿蜒的那條小巷,向著那已逝的感情蔓延。每每路過,仍不忍地滴下淚……

 

  因就讀學區的關係,且都在上班的父母將我安置到一位母親的摯親好友家裡。那時的我,不懂為什麼母親要這樣把我交給阿姨離我而去;那時的我,才六歲;那時的我,還渴求著雙親的懷抱;那時的我,多希望可以像其他小朋友一樣去遊樂園玩……

 

  阿姨的身體不甚好,所以不常帶我出去玩。對我來說,小時候的遊樂場,無非就是醫院或醫院附近的商圈。阿姨看完病,隨著大路接小路、小路接小街、小街又小巷、小巷接到那個當時我打心裡不承認的家。

 

  「走,我們今天要去醫院,快去上廁所,要出門了。」

 

  或許是因為不管是我去上課或著是陪阿姨出去看病,都會經過那條小巷,使我對於那小巷的記憶十分深刻。記得有一棵大榕樹,從別人家裡伸出來的枝幹,時常看著我和阿姨回到家的身影。不知那時的我心裡在想著什麼?是父母,還是那個「家」?現今走過這條巷,榕樹早已經不見了。剩下的,只有我、和我的記憶;有關阿姨的記憶。

 

  從小我是沒什麼機會玩的。從幼稚園回到家裡,看看卡通、吃吃晚餐,接下來要面對的不是白綿綿的床、也不是誘人的甜點,而是一堆又一堆阿姨幫我準備的數學基礎計算題。猶記得當時的我對數字的概念可以說零,阿姨特別準備了乾花生,一顆一顆的告訴我加減後的數字是多少。

 

  「妳看喔,4+7是多少?妳數數看有幾顆花生。」

  「一、二……有十一個花生!」

 

  對於當時的我來說,題目真的太多太多了。但是我一直深信,這對我來說有某種啟蒙的效果。而且,阿姨那時一定是覺得我可以把書讀好,才願意這麼教我吧!不然他一定會覺得我是個笨蛋,怎麼教都教不會的。

 

  小時候的我對於美醜不怎麼在乎,但是阿姨非常的堅持每天都要幫我綁成很可愛、整齊的頭髮,才願意讓我去上課。母親現在常跟我說「長的漂不漂亮一點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要有氣質、還要整齊,看起來乾乾淨淨,自然誰都會喜歡妳。」阿姨一定是這樣跟媽媽說的吧!雖然現在的我不知道自己的氣質是什麼樣的,但是我卻深深的記住了這句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  「喔!阿姨!妳綁的太大力的啦!好痛喔!」

 「馬上好了,妳看,很可愛吧。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但,這樣的「親子」時間總是過得太快了。

 

 在我小四那一年,阿姨的慢性病突然惡化。母親沒有跟我多說什麼(我已經與母親同住),只是帶我到醫院的加護病房去看她。那是我最後一次看到她,但卻已經換血不成而全身插管,甚至還水腫。或許有人會覺得那種畫面有點可怕,但是當時的我卻只顧著握住阿姨快要失去溫度的手,只希望自己可以多給她一點溫度。

 

 我好難過,但是我告訴自己不能哭。「阿姨,你要加油。」不斷的在我心中響起」我不能哭,因為我告訴自己,我要陪阿姨一起堅強、一起熬過這最難熬的時刻。回家途中,我又路經那條小巷。我第一次發現,月色朦朧的巷裡,盡是如此的孤獨、憂傷……

 

 不到一個星期,阿姨病逝。母親帶著我,一起去參加阿姨的告別式。其實出發時,我覺得我的心情已經調適過來了。但我沒有自己想像中的堅強,我的淚水在我看到阿姨遺像時,全數奪眶而出。阿姨沒為我留下什麼,但是她卻把我好多好多的眼淚都帶走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「數學寫完沒?我要檢查了喔。」

 

 每一句阿姨和我的對話,都在腦海裡歷歷如繪,一幕又一幕的出現。

 

     阿姨,妳知道嗎?在我難過的時候、快要喘不過氣來的時候、總是想起妳對我說過的每句話。他們就像金科玉律般陪伴著我到現在,也支持我度過了很多我原本以為度過不了的難關。現在的我已經高一,也已經搬離了那個社區,所以甚少經過那條巷子。直到去年的小學同學會,才又伴著月光走過那條在充滿記憶的月光小巷。

 

  我突然發現,那晚的月色,和阿姨去世那晚,一模一樣……

   

    我阿姨名叫張麗翠,年齡不到四十歲就離開了這個世界。結婚後也因身體狀況欠佳而沒生一個小孩。張麗翠阿姨她只是個平凡人,但對我的童年記憶而言,卻是一個無可取代的人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邱宇君 2006/2/1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