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向上

 

     

          炫  音   夢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邱宇君

  我還沒有進高中時,我的信心非常堅定:我要玩樂團。當我進了中山,更確定了自己要進熱音社。在社團動態展時看到了熱音社的表演,第一次讓我有一種熱血沸騰的感覺。我感覺的出來手在顫抖,因為我被音樂的分子震的快不能呼吸了。

   我還記得,那種感動。

   這一屆的炫音(中山女中稱為炫音社,以下皆以炫音稱呼)學姊們非常的厲害。厲害,不只是樂器上的表演技巧,還有可以撼動全場的魄力。理所當然,炫音社的報名人數爆滿,甚至多出了30幾個人。剛開始學校是以繳交報名單的順序為準,不過引起了很大的「民怨」。就拿我們班來說,當我們知道沒有希望入社的時候,有人坐在位子上默默唸著:不進炫音,我還能去哪裡?另外一位,跑到廁所洗臉,想冷靜自己的心情;還有一位,臉色落寞的坐在位子上什麼都沒說。至於我呢?反應激烈了點,我抱著我們團的準鼓手大哭。本來抱著很大的希望可以進到社團裡,現在卻像被澆了桶冷水。夢想無法達成的我,不知道自己還會想選什麼社團。我們的準鼓手也很黯然,只能抱著我互相安慰。

很幸運地,因許多同學反應,最後學校的選擇是:用抽籤決定所有人數過多的社團的入社名單。當時的情形已經有點模糊,我只記得我們的準鼓手被抽到,但這不是幸運籤,而是被篩減的下下籤。她的臉很冰冷,不帶有一絲表情。雖然我幸運的以主唱的身份入社,但我為她感到悲傷,為什麼帶著熱忱的人,卻因為抽籤而無法入社呢?不過,我很佩服她,她並沒有因此被打倒,反而不屈不撓的爭取,終於擠進來社團裡。

 我還記得,組團時的那種興奮。

 我也還記得,練團時辛酸血淚。

 我更記得,驗團時大家的緊張。

 記得,我們一起走過的每一步。

時間過的很快,炫音寒訓、炫音學姊訓話、炫音成果發表會、宣布炫音第六屆幹部名單,隨著時間突然全部湧到我們眼前。我想你們應該也都記憶深刻吧?曾有一次,因為鼓手的退社,我們面臨拆團的命運。為了找團員,我們隔著操場跑來跑去。因為那一份對團的執著,還有那一份對音樂的堅持。不想呈現出不好的東西,我們還放棄了一次驗團機會。我想,我們是有我們的堅持的。既使我們練出來的結果,都不是最好的,也不是最精彩的。過程中,還有一些爭吵、眼淚。但是這些,我們都一起經歷過了。雖然現在站在炫音舞台上的,不是我們;最得學姊喜愛的,不是我們;最厲害的,也不是我們,我卻不曾後悔過。因為我們曾經一起努力過,我們曾經想為炫音發光發熱過,這樣不就夠了嗎?炫音,給我的不只是音樂,還有更多人與人之間相處的態度與磨練。

我們不是留社的幹部,以後可能也沒有再一起練團的機會,在炫音的一年也沒有我想像中那麼愉快,但是帶給我很多難忘的回憶。炫音,依然屹立不搖著,有關於「luminas」(我們的團名)的記憶也都還存在著。謝謝團員們,給了我一個很美的炫音夢;謝謝學姊們,在我們最難熬的時候一直給我們鼓勵,沒有看不起我們;謝謝我的吉他老師,幫了我好多好多忙;也謝謝我自己,雖然怨言很多,但是我沒有放棄過。

 現在,我們的炫音夢已經醒了。

 現在,我不是主唱,

  BB不是吉他手,

   大亭不是吉他手,

    于于不是貝斯手,

     澎澎不是鼓手。

   不過,我們都可以驕傲的喊著:我們曾經是最熱血的炫音人!

 Everything was so good because of 中山炫音!  

 

註:中山女高炫音社成立於2000年,至今已成立六年。參加過的表演:中山校慶表演、成功高中校慶表演、成功高中舞會表演、建國中學社團聯展......等。     2006/8/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