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向上

 

悼 游謝銀妹

謝銀妹女士是毓蘭的媽媽,她是我最敬愛的長輩之一,毓蘭與我情同手足,而我的雙親與毓蘭的媽媽,亦以姐妹相稱,所以,去年年底當毓蘭失去媽媽的依靠,在除夕前夕,家父即三不五時叮嚀家母,要我媽媽將家裡樓上的房間整理乾淨,以備毓蘭隨時到屏東家裡過年。

伯母,我忘不了您對我的照顧,我們永遠懷念您!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秀堂  寫於游謝銀妹女士 逝世百日前    2005-3-21

↓以下第一排照片是,毓蘭與她媽媽的合照,有兩張她們來我家時在我家客廳的合影,其中一張毓蘭摟抱著的是張尹頡;另外四張是她們 母女與我們家一起到蘇比克灣以及和我到巴里島時,我幫她們拍的照片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

 

 

我們的母親游謝銀妹,出身平凡,她的一生卻又極不平凡。

民國十七年一月二十二日,母親出生在苗栗縣大湖鄉南湖村,外祖父謝公逢昌在當地是極受尊重的仕紳,共育有四子四女,分別為:阿寬、金波、秋貴、明光、銀妹、春梅、梅英與桂英。母親在手足中居次,姊妹中居長,由於食指浩繁,母親與秋貴舅幼時即過繼予至親,母親成了姑姑謝太夫人冬妹女士的長女,是謝太夫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幫手,協助謝太夫人扶養照顧弟妹龍珠、玉枝、桂梅等人。

 母親自幼聰穎過人,有語言天賦,熟習中、日、客、閩南等語言。南湖國小畢業後,原應遠赴新竹升學,因外婆倚賴甚重,無法離鄉,遂隨外婆學習裁縫,並受母校南湖國小日籍師長賞識返校服務,因而熟習日文,稍長並獲師長介紹北上台北市工作,經歷二二八事件。母親的資質、努力與樂於助人的人格特質,讓她結交許多朋友,她的朋友中,有日本人、有中國人、也有閩南人,對二二八事件中目睹族群仇恨,耿耿於懷,臨終前對時下的族群對立,多有感慨。

二二八事件後,母親離開台北,轉往宜蘭,因而結識時任警察派出所主管的父親游承合。母親嫁入游家時,曾祖父生財公仍然健在、祖父阿風公已經仙逝,身後留有六子二女,最小的六叔當時不過九個月。父親既是家中的長子,母親自然負起長媳之責,對於曾祖父、祖母善盡孝道,操持家務,協助父親扶養眾弟妹,並以裁縫專長賺錢貼補家用。從民國三十七年起,母親共生育六名子女:志華、志仁、志信、毓美、志賢與毓蘭。

這一生,母親將客家婦女堅忍不拔的毅力發揮的淋漓盡致。

父親的待遇菲薄,又不善理財,家中生計困難,但是在母親的堅持下,我們兄弟姊妹都能順利完成學業,在各自的領域上有發揮。為了子女有更好的學習環境,民國五十三年底舉家遷居台北,生活的壓力更加沈重,母親必須外出工作,她曾經為人幫傭,也長期在台大醫院擔任看護。雖然家貧,母親卻能樂道而安貧。在台大醫院工作時,她獲得病人完全的信任,有次病人將所有的貴重物品與現金交給母親後溘然長逝,面對這筆天大的財富母親不為心動,仍然設法將這筆外人不知的財富完璧歸趙,繼續她安貧樂道卻心安理得的一生。

母親的慈愛,除了子孫們受惠終生外,也澤及我們的朋友和鄰居;她溫煦的笑容,是鄰里中最燦爛的招牌,也是毓蘭諸多學生口中「超受歡迎的阿嬤!」

在新店居住三十餘年,母親的熱心公益,對人的關懷,對事的公正,讓她成了街坊鄰居的精神領袖,而鄰家的邱姊姊、美惠阿姨、陶媽媽等人,對母親的孝順,不遜於子女;建國市場、仁愛市場的攤販們,對母親的尊敬,總能反映在實際的特惠上,每次母親總能以比別人低的價格,買到比別人好的物品。近半年來,母親因病無法再進行每天必作的例行市場巡禮,熟識的攤販,對母親的病情殷殷垂詢,令人感受到母親人緣之佳,並非倖至;最近幾年,母親常參加毓蘭在警察大學的國內外旅遊活動,不論是與師長同事,或是與警佐班、研究所的學生同行,母親的合群、獨立、樂觀,總是最受歡迎的最佳遊伴。

母親的人格與個性,點點滴滴都遺留在子孫身上,她的堅忍毅力,也造就了子女們可以在社會上挺立向前。志華繼承了母親的語言天分,精通中、日、英、法文是飯店管理和國際貿易的專才,可惜在廿九歲時英年早逝;志仁畢業於清華大學,曾在補教界與高中擔任數學老師,目前從事投資理財;志信畢業於文化大學,現為維克公司總裁,是成功的企業家;志賢畢業於龍華科技大學,在大陸擔任電子廠長,負責建廠與廠務管理經營;毓美畢業於國防醫學院與空中大學,目前在屏東長治國中服務;毓蘭為美國伊利諾大學公共政策分析博士,目前任教於中央警察大學。母親的孫子:凱中、鎮宇、惟智、惟喆、尹頡、玉彬,孫女:書鳳、易靜、易婷與嘉琪,也都能記取祖母的教誨,在讀書、做事、做人之上努力不懈。

母親在民國九十三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下午在子女的陪伴下,告別她辛苦而精彩的一生。母親生前最後的交代:「什麼事都能等,只有孝順和做好事不能等!」子欲養而親不待,我們只能記取母親的教誨,以行善代替對母親的孝順,以慰母親在天之靈。

         志仁、志信、毓美、志賢、毓蘭謹誌